提高的F12berlinetta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5日

该剧对智能的阐述很吸引人,STEM实际上来源于美国的科技战略缩略语,此处用于对智能的代名词,道出了类似中国智造2025的涵义,抑或中美国家科技战略本就存在共性。

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将深刻改变世界发展模式和人类生活方式。为抢抓人工智能发展重大战略机遇,各国均在构筑先发优势。类脑智能作为人工智能的另一条发展路径,也是实现通用人工智能的最可能路径,成为各国的关注焦点。

类脑是手段 智能是目标 中科院自动化所发力类脑智能研究 —

何为智能?剧中透漏出如下几点。

类脑智能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必要路径

图片 1

1.强大的视频解码能力,现在这个能力已经具备,天网以及各国的警探网都能在大流量视频中迅速锁定嫌疑人,对其面部进行解码和身份识别。当然,民用的还太少,现在文本识别都普通人来说都不是容易事。图片识别也只是停留在软件的层次。

当前人工智能存在两条技术发展路径。一条是以模型学习驱动的数据智能,另外一条是以认知仿生驱动的类脑智能。当前现阶段人工智能发展的主流技术路线是数据智能,但是数据智能存在一定局限性,如:数据方面,需要海量数据和高质量的标注;自主学习、自适应等能力弱,高度依赖于模型构建;计算资源消耗比较大,CPU、GPU消耗量巨大;缺乏逻辑分析和推理能力不足,仅具备感知识别能力;时序处理能力弱,缺乏时间相关性;仅解决特定问题,适用于专用场景智能。

图片 2

2.数据库调取能力。这点在越狱中也反复出现,根据票号、汽车牌号、档案号、纹身码等直接对接数据库,提出字段代表的身份信息、地址信息,甚至个人的全部档案、性格特征、习性等等。它自身内部有一个强大的可自动更新和提取的知识库,具有迭代进化和知行合一的行为辅助能力,在现实和虚拟之间建立了很好的流动性。

类脑智能可以解决数据智能的局限性和不足。数据方面,类脑智能可处理小数据、小标注问题,适用于弱监督和无监督问题;更符合大脑认知能力,自主学习、关联分析能力强,鲁棒性较强;计算资源消耗较少,人脑计算功耗约20瓦,类脑智能模仿人脑实现低功耗;逻辑分析和推理能力较强,具备认知推理能力;时序相关性好,更符合现实世界;可能解决通用场景问题,实现强人工智能和通用智能。

图片 3

3.与人体神经网络的关联,目前h人工智能还不能达到人类神经智能的程度,尽管人的外显智力达不到机器人的水平,但机器人的当量还是小于造物主的智慧,比如身体系统、分子水平等的自动化操作、精微设计等,都具有很高的复杂精密度。器官可以移植,芯片植入神经,在当下还不容易。

类脑智能的定义

图片 4

4.情景建模能力,STEM的打斗动作幅度小,精度准,成本低,取胜大,它重在预测对方的下一步动作,提前计划和部署。STEM提到计划能力,在面对陌生情景时,迅速针对做出计划。运用其超高度、大规模、系统机动能力做出战略和战术部署,并监控执行。

类脑智能是受大脑神经运行机制和认知行为机制启发,以计算建模为手段,通过软硬件协同实现的机器智能。类脑智能具备信息处理机制上类脑、认知行为表现上类人、智能水平上达到或超越人的特点。2018年8月,Gartner公司发布2018年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公布了5大新兴技术趋势,其中类脑智能、神经芯片硬件和脑机接口作为重要技术趋势。

■本报记者 彭科峰

5.档案存储和使用能力。在犯罪现场能自动保存所有痕迹,并迅速擦除。

类脑智能发展有三个层面的目标,分别是结构层次模仿脑、器件层次逼近脑、功能层次超越脑。具体来说,结构层次,主要研究基本单元(各类神经元和神经突触等)的功能及其连接关系,通过神经科学实验的分析探测技术完成;器件层次,重点在于研制模拟神经元和神经突触功能的微纳光电器件,在有限物理空间和功耗条件下构造出人脑规模的神经网络系统,如研制神经形态芯片、类脑计算机;功能层次,对类脑计算机进行信息刺激、训练和学习,使其产生与人脑类似的智能甚至涌现自主意识,实现智能培育和进化,学习、记忆、识别、会话、推理、决策以及更高智能。

你能试想有一天,机器人的大脑能够如同人脑一样自主识别陌生的环境,并具备思考能力吗?

6.反情绪能力。无情绪困扰,无道德压力,迅速执行,完全按理智逐步做事。

图片 5

或许这一天的到来并不会很遥远。借鉴脑与神经科学研究的成果,将脑信息处理机制融入未来信息与智能系统,让机器人变得更加智能,这就是中科院自动化所类脑智能研究中心的目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智能小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各国高度重视积极布局

4月15日,类脑中心正式在中科院自动化所挂牌成立。这意味着该所长期酝酿的、为发展未来人工智能与信息技术的类脑智能研究计划全面启动。

先进国家积极布局类脑智能研发。美国于2013年启动“BRAIN计划”,将大脑结构图建立、类脑相关理论建模、脑机接口等列为研发重点;欧盟于2013年提出“人脑计划”,重点开展人脑模拟、神经形态计算、神经机器人等领域研究;日本于2008年提出“脑科学战略研究项目”,重点开展脑机接口、脑计算机研发和神经信息相关的理论构建;韩国在2016年发布《脑科学研究战略》,重视脑神经信息学、脑工程学、人工神经网络、大脑仿真计算机等领域的研发。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所长王东琳指出,智能科学和智能信息处理是中科院自动化所的定位和战略重点方向。中科院自动化所的“一三五”规划中,“一”即优先发展一个领域——智能技术。为在信息化迈向智能化发展的道路上抢占战略制高点,欧美等国的脑计划当中都不同程度地部署了受脑启发下一代信息技术的战略。类脑智能研究是作为国立科学研究机构的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经过长期凝练,面向下一代人工智能与信息技术的发展及激烈的国际科技竞争提出的重大科研战略。

我国积极统筹加速布局类脑智能。我国在2006年《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中就把“脑科学与认知”列入基础研究8个科学前沿问题之一。在2016年《“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也将脑科学与类脑研究列入科技创新2030重大项目。2017年国务院《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了2030年类脑智能领域取得重大突破的发展目标。我国于2017、2018年分别成立了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形成了“南脑北脑”共同快速发展的格局。

“研究所专门成立类脑智能研究中心,是具有独立建制的所级科研部门。未来,将在自动化所统一战略规划下,联合模式识别国家重点实验室、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等科研部门,进行有关类脑智能的协同创新。”王东琳表示。

类脑智能技术体系

在很长时间内,人脑的科学研究和人工智能的研究,犹如两条平行线,几乎看不到实质性的交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