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个儿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by admin on 2019年8月16日

他走入戏内,如今这句让他回到现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吾话可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从蝶衣在被小楼惩罚之后,终于唱对了那句台词,他的戏和人生就从此分不清楚了。直到历尽了浩劫之后的两个人,又一次登台。

段小楼:“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

程蝶衣:“又不是女娇娥。”

往事浮上心头,什么?原来,我本是男儿郎。

可是这么多年来,我竟忘记了,我将自己当作女娇娥,当作虞姬,愿意一生跟随霸王,至死方休。直到现在才明白,我是男儿郎,不是女娇娥,这场戏结束了,终于结束了,我不能再追随我的霸王了,可说好的至死方休呢?

于是,他抽出段小楼腰间的剑,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戏终了,命断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张馨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张国荣的霸王别姬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今天我才把这部电影看完,看完以后真的是感慨万千。没有谁对谁错,怪就怪在,他们生错了年代吧。
其实从小赖子开始,这个剧就注定是一个悲剧,生在了一个错误的时代。小豆子永远都唱错那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但这句话又像是一个指引一样,当他终不是念着男儿郎,而终于改成女娇娥那时,就可能已经注定,他会为戏成痴。而这,也成就了以后的程蝶衣。
段小楼和程蝶衣的区别就在于,一个分得清人生和戏,一个人已经分不清。程蝶衣的一生就是为了唱戏,给公公唱,给日本人唱,给袁世卿唱,给国名党唱,他不在乎跟谁唱,因为他,已然疯魔。就像段小楼所吼的那样,“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但那是戏!”是啊,但那是戏。段小楼没有跟程蝶衣一样,而他更多是选择于屈服当时的社会,不论是听四儿说的现代戏,还是大革命的时候,选择诬陷蝶衣,跟菊仙断绝关系。
菊仙的结局也是悲剧,当初从花满楼出来,跟段小楼成亲,后怀孕,结果在一群无组织无纪律的国民士兵推推搡搡当中掉了孩子,大革命时期,以妓女为耻,段小楼为了保全自己而跟她断绝关系,她也上吊自杀而结束了她的一生。
而后改革开放,段小楼和程蝶衣最后一次一起长了一出霸王别姬,程蝶衣抽掉了段小楼的剑而自杀,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一生。
有人说程蝶衣已然疯魔,也有人说段小楼诬陷蝶衣断绝跟菊仙的关系是忘恩负义,但是这能怪谁呢,要怪也只能怪这个旧社会吧,怪自己生错的年代。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这是霸王别姬,在离开这部电影,这是我第一次看张国荣演的作品,我曾经对于他的理解就只停留在传奇两个字上,再看了他的这部霸王别姬以后,才更加理解,他为什么能够被称作为传奇,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话语,都是那么出神入化,而他自己却在四十岁那年自杀,只能说,天妒英才了吧。
感谢能留下这么一部好的作品。写此文以纪念霸王别姬。

文革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enr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