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京飞先生:“音乐剧小王子”勇闯影电视演职员圈

by admin on 2019年7月7日

图片 1

郭京飞在《都挺好》中饰演“妈宝男”苏明成。

图片 2

回甘,即回味甜美。经得起品,耐得住磨,时间长了还能返甜的人,可称为“回甘先生”。

如果演了一个让观众恨得咬牙、天天追骂的角色,演员要如何应对?对于这个问题,最近因为热播剧《都挺好》而屡屡被“骂”上热搜的郭京飞,应该特别有发言权。

过去的两个月,应该是郭京飞出道以来“最红”的时期。

流量时代可以快速造就一个偶像神话,但当红利渐渐消散,泯然众人是大多数,而柳暗花明才是小概率事件。于是为了更久地留在台面上,大家开始玩命地耍起了十八般武艺……但这些“武功”到底耐不耐得住打,扛不扛得住时间没人在意,经纪公司不在意,艺人自己不在意。反正,能留在台上挣些快钱总归是好的。

自《都挺好》在江苏卫视开播以来,郭京飞就一直在为剧中自己饰演的苏明成向观众告饶。刚开播,他就心惊胆战地在微博上承认,“我完了”。而在最近播出的剧情里,苏明成由于妻子工作被搅黄从而暴打妹妹苏明玉。对于这个片段,无数观众气愤不已,在网络上声讨“苏明成”的所作所为。郭京飞也赶紧发微博“保平安”:“来,我们组团暴打苏明成!”而“郭京飞求生欲”也冲上了微博热搜。

《都挺好》播出期间,苏明成和郭京飞两个名字几乎每天都能登上微博热搜;《暗黑者3》无缝接棒后,身为主演和监制的他,又以不一样的角色得到了纷至沓来的关注。

偏偏有这么些人,不爱跟着人群走。作为演艺人员,能被大家关注也觉得开心,可是末了,他们却在最该鲜花着锦的时候,选择停下来修行,虽然方式各不相同。

谈打戏

早前很长一段时间,外界总是在问:郭京飞演技在线,为何就是不火?但在这两个月里,人么讨论最多的变成了:郭京飞,终于藏不住了!

图片 3

“殴打”姚晨其实是在打空气

“彻底暴露了”的郭京飞,在接受麻辣鱼采访,聊及此次人气大爆发时,言语中总是带着几分调侃,但在他看似戏谑的背后,依然透露出他对表演这门艺术的深深敬畏。

当他们再次登台,众人惊艳于他们的表现,想拍着肩膀对他们说:“不容易啊,终于熬出来了”的时候,却不知道,红与不红都是种选择,他们都是敢于选择不红的人。你或许认为,回甘对他们而言,是频频登上的热搜榜,是源源不断的通告邀约,伴着些许名利的味道。可有趣的是,当COSMO问他们在不在意成功这件事时,每个人都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答案。

《都挺好》中,郭京飞和倪大红、高鑫饰演的苏家三父子被网友称为“废物三人组”,各有各的可恨。而苏明成无疑是《都挺好》中最为鲜活、丰满的形象——在母亲庇护下恃宠而骄,面对父亲折磨时敢怒不敢言,对待妻子百依百顺。除了原著赋予角色的丰富性外,郭京飞出色的诠释,也让苏明成更让观众“恨得牙痒痒”。

图片 4

他们都是经得起细品回味的人,他们都是不被喧哗左右的人,他们都是——回甘先生。

好的角色和优秀的演员一定是互相成就。郭京飞坦言,当初接戏就是看中正午阳光的制作班底,对于“妈宝男”苏明成可能引发的争议,他早有预期,“这部戏是特别踏实认真创作出来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故事里看到自己或者身边的人,所以一定会有话题热度。”现实生活中,姚晨和郭京飞是非常熟悉的朋友。按照姚晨对老友的了解,郭京飞是有点大男子主义,但骨子里却非常怕老婆,也很尊重女性,绝对不是苏明成这样的“妈宝男”。

“苏家妈宝男”求生欲从哪来

从热播剧《都挺好》开播一直到收关,演员郭京飞先生的日子都过得“特别紧张”。

因为剧中明成向大哥明哲哭诉遭父亲“虐待”和殴打明玉的两场戏,让郭京飞最近一直名列微博话题榜。对于殴打明玉这场明知会刺痛观众神经的戏,郭京飞拍之前自然很忐忑,“也跟导演商量过,说咱们是不是别这么狠了,导演觉得不行。我又说是不是扇一下、打一拳就完了,导演还说不行。”

#苏明成出来挨打#,#苏明成你怎么下得去手#,#苏明成打朱丽#、#郭京飞因为苏明成掉分#……伴随着#郭京飞演技#的话题,微博热搜上充斥着对“苏家妈宝男”的口诛笔伐,对于这次的“黑红”,郭京飞表示他在接到角色后就已经进行了心理建设,不过他还是感谢观众们的理智,能够把角色和演员分开。

他初拿到剧本时就知道这会是一个“爆款”,也知道自己饰演的苏家老二日后在见到观众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大家会狠骂这个角色,然后连带着把演员一道捎上。

不仅“施暴者”忐忑,“受害者”姚晨同样也很不安。郭京飞透露:“我给姚晨‘吃定心丸’,说你放心吧,我是个话剧演员,受的训练是保护好自己的对手,不会为了追求戏剧效果就真放肆。”事实上,这场观众看了分外揪心的戏份拍得非常简单,就拍了一遍,用郭京飞的话说就是“非常安全,镜头杵在我脸上,我就在打空气。”

当更加深入地谈及对这个角色的理解时,郭京飞分析道:“苏明成其实是被惯坏了,自幼时起,母亲的宠爱让他形成了‘家是他安全的避风港’的观念,母亲去世后,苏明成经历了人生变革并迅速成长,逐渐担当起了为人子的责任。”

图片 5

谈角色

图片 6

他的理性让他提前做好了接架的准备——“抡一套王八拳”。他把自己放得很低,立誓一般一遍遍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与广大观众站在一起,称他饰演的角色苏明成是“敌军”,和观众、粉丝频繁互动,这份委屈巴巴的“求生欲”让观众恨不起来。当然,这一切成立的前提是他用自己的专业将角色塑造得足够丰满,“可爱、天真”,不是一个扁平单薄的“反派”——这是他多年来在业内有口皆碑的实力。

再讨厌的人也有可爱的一面

郭京飞同时还表示他并不理解这个角色前期的所作所为,但存在即合理,这也是他接这部戏的原因,“每一位观众都可以从剧中人的身上,在他们经历的事情上,找到自己亦或是身边人的对照。”

图片 7

郭京飞这几天一直在网上“猫着”,看到了观众各种各样的评论。“大家一定要救救我!保护好郭京飞,我们一起干掉苏明成!”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抖了个机灵。郭京飞展现出的“求生欲”,无疑与观众对《都挺好》强烈的代入感有关。他坦言,关注到了观众对苏明成的愤慨和反感,但他更感谢观众的理性和文明,并称赞这是一种极大的进步,“以前演员演这样一个角色,基本上会被骂得特别惨,但现在大家把演员和角色区分开了,这是我非常欣慰的。”

在郭京飞看来,《都挺好》中的每一个角色都不只是一个符号,他们身上都有优缺点,而不是一味脸谱化的好人或者坏人。他们离生活很近,而离生活越近的人物,其实越难演,“角色塑造一定要具体,尤其是在现实主义题材当中,人一定是有多面的,层次越丰富,人物才能丰满合理化,这样观众才会相信角色。”

专业素养过硬、多思多虑或拥有一些天赋的文艺创作者,多多少少都有一份孤傲,深陷于“高处不胜寒”和人性深渊的两极之间,苦于无法与众生和平相处,甚至享受在其间的痛与快难以自拔。类似的感受和曲折,郭京飞都经历过。但这些年我们目之所见的他,却又多以灵巧快活的面目出现,妙语连珠的自嘲,认认真真的玩闹。品评他的过程,于是变得层次分明,回味无穷。

就算明知道苏明成会被观众骂惨,但作为演员,郭京飞始终从职业的角度出发,去深度挖掘这个角色,触及人物的灵魂深处,“演一个有缺陷的角色要比演一个完美的角色更痛快!”在他看来,演员是不能批判角色的,“我觉得创造一个角色,再坏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再讨厌的人也有可爱的一面,把这个挖掘出来以后,人物可能就显得立体一点。这是我创作的一个观点和习惯。”

图片 8

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有如此的转变?他到底如何把握着自己与世界相处的姿势?

对于苏明成这个角色,郭京飞坦言,剧集里其实也展现了他的不容易,不能一直把他演得非常讨厌,“他一定有他的不容易,比如他要跟父母生活在一起,有他要忍受的东西。他成为一个‘妈宝男’,一个啃老的人,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可能是受到一群人、一个时代的影响。”的确,虽然观众无比讨厌苏明成,但当他委屈地说自己也“被虐待”时,大家会觉得他也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之一,对他的懦弱窝囊,也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显然,从这方面来说,郭京飞是成功的,他通过演员的塑造力,让苏明成鲜活起来,让观众们相信了这个角色存在的合理性,同时在他身上产生了移情。

“一定要松弛。只要有架势就有破绽。就把自己放低了,别以为自己是武功高手,谁打你,你就跑。遇弱则弱,遇强则更弱——这就是我的姿势。”

谈走红

也正因如此,郭京飞在《都挺好》播出期间,每天都求生欲极强地在网络上与苏明成撇清关系,这些颇具喜感的举动,一方面是对观众“怒气”的一种纾解,一方面也是郭京飞对生活中的自己的一种“保护”,也包括对家人的“庇护”。

图片 9

服务好观众没觉得生活大变

影视圈的“话剧小王子”

他的“求生欲”实则来自对家人的挂碍,“我还得去学校接我孩子放学,我不希望别人跟他说你爸爸是坏人,这是我最大的担心。至于我自己,我无所谓,你还不知道我嘛。”

在“流量明星”泡沫退去的今天,一票蛰伏多年的中年实力派男演员,获得了观众和市场的认可。2017年拍悬疑剧《和平饭店》时,郭京飞和雷佳音、李光洁搞了个组合叫“老TFboys”,整天在微博上各种互怼。李光洁、雷佳音都嘲笑郭京飞是十九线艺人,郭京飞也很释然,“先忍一忍,等我火了以后再还回来。后来也没有火,也就没气了,哈哈哈……”时间很快给出了答案,如今的“老TFboys”凭借扎实演技,个个片约不断。

众所周知,在进入影视圈之前,郭京飞已经是多部作品傍身的“话剧小王子”,身背1.6亿的票房灵药,从佐临话剧艺术奖最佳新人到最佳男主角,他只花了2年时间,此外还有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在手,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话剧一哥”。

他口中的“无所谓”及相关类似的态度,在采访中出现了数次:“我是真的觉得我红不红无所谓”、“真的天下本无事,不要太在乎自己了”、“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成功,才能成功。我不玩了,我不要求我自己了,你还又怎么能来要求我呢?”

在上海戏剧学院上大学的时候,郭京飞和姚晨、沙溢、喻恩泰、王景春一起演过《都市男女》,编剧正好是宁财神。后来宁财神编剧《武林外传》,姚晨、沙溢等都参演了,演完就红了。郭京飞没去,毕业后选择扎根话剧舞台,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男一号。他主演的话剧版的《武林外传》和《21克拉》《罗密欧与祝英台》合成“爱情三部曲”,票房收入累计高达1.6亿元,从此有了“话剧小王子”的称号。

彼时的郭京飞,一直保持着在大学期间就有的“舍我其谁”的骄傲,一心追求艺术,梦想成为人类灵魂的艺术家,输出价值。但长期出演严肃戏剧,且入戏太深,导致他“人戏不分”,无法从角色中抽离出来的瓶颈期,甚至一度陷入痛苦之中。

郭京飞将这一套生活哲学理解贯彻得很坚固。根本上的改变发生在多年前他在戏剧舞台上排演完《终局》之后。那是爱尔兰着名剧作家贝克特的一部作品,深邃而绝望,句句是世界与人生的真相,令人窒息。那个阶段也是郭京飞将自己锁到“艺术”那个“盒子”里最严实的一段时间,结果就是他排戏排到“差点死了”,爬到剧院十几层的高楼上想往下跳,“结果活下来了,那不就得换个活法吗?”

话剧舞台的锻炼,让郭京飞把举重若轻的演法带进影视剧的创作中。因此《都挺好》小说里那些沉重艰涩不可言说的段落,被他拆解成糅合荒诞滑稽和无可奈何的表演——没那么苦大仇深,反而更接近生活。其实郭京飞一直很擅长演反派与小人物,关键演出来还不讨人厌:从《失恋33天》里道貌岸然的“劈腿男”陆然,到《约会专家》里满嘴瞎贫的花心男丁羽,还有《琅琊榜2》里腹黑的国师濮阳缨,皆是如此。

图片 10

图片 11

这些日子,郭京飞的心情也跟随苏明成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一起,经历着“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尽管因为苏明成一角再次圈粉,但在他眼里,自己的生活没有太大改变,“也没感受到我很红,没觉得有什么变化。”他这样形容自己的状态,一部好剧、一个好人物,让大家感兴趣的,就是跟生活一样的波形图,上上下下、起起伏伏,“而演员能做的,就是好好服务观众,多给观众带来一些快乐。”

于是,在拿到《与空姐同居的日子》的剧本后,郭京飞就踏上了喜剧的“不归路”。如他曾讲过的:“快乐是唯一的选择,我们应该努力让自己快乐。所以无论我演什么戏,我都会加一些喜剧元素,只求大家一笑。”

以前他的骄傲煎熬着他,丁是丁卯是卯,一招一式地把他推到了悬崖边上,现在那份骄傲变成了“独一派的法术”——“正面抡王八拳的勇气”,锋芒不是磨掉了,而是变成了快乐。

也正如他所说的,不管是《龙门镖局》中陆三金的抽风搞怪,《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濮阳缨的精致妆容,还是《暗黑者》中罗飞的神经质,亦或是《都挺好》中苏明成与苏大强“互相折磨”时,流露出的可爱,都有郭京飞的设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