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做,天不在看——关于《窃听风波三》背后的机要词……

by admin on 2019年5月17日

片中曾江的“陆国集团”的名字,有否因她的原因而取,不得而知。另外曾江当年的韦家辉经典电视剧《誓不低头》片中叫陆国荣,也是当年的最奸的角色的代表,曾因演出剧中的“发叔饭店”杀人戏尺度太大被广管局罚款。陆国集体的名字,对于创作者,也许于此有关也说不定。

“丁”,指男根,“丁权”,用通俗的话语来解释就是“男丁”应该享有的权利。在香港,“丁权”一词特指1972年12月实施的“小型屋宇政策”。
1967年“六七暴动”之后,当时的香港政府计划发展新界,为了得到新界原居民的支持,于1972年12月开始实施“小型屋宇政策”。这项政策规定年,满18岁,父系源自1890年代新界认可乡村居民的男性香港原居民,每人一生可申请一次于认可范围内建造一座最高3层(上限27尺/8.22米高),每层面积不超过700平方呎的丁屋,而无需向政府缴付地价。
这里的“父系源自1890年代新界认可乡村居民的男性香港原居民”是指,一个男丁,他不需要在新界出生,他甚至不需要在香港出生,只要族谱上证明他是原居民的后代,不论他移民到何处,都可以回港申请丁地兴建丁屋。这也是这一政策最具有争议的地方。一些非原居民的香港市民,质疑丁屋制度令新界原居民享有特权。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曾表示只有男性可享有丁权的丁屋政策,对女性造成歧视。
   有人认为1972年开始实行的丁屋政策,在本质上实是殖民地主义者的怀柔手段,英国人在统治印度或美国人统治印弟安人时,就经常运用类似的方法,轻易地把本来是桀骜不驯的“少数民族”驯化。
前港英政府正是以这种怀柔的手段,成功地降服了一大群桀骜不驯的新界“原居民”,以给其特殊权利来麻醉他们的反抗意志,以便施政。
历史上的事实证明这政策确实起到了相应的作用。。
1972年11月29日,新界民政署长的黎敦义在向立法局宣布丁屋政策时,已强调丁屋只是一项中短期措施。目的是希望藉兴建丁屋,让原居民获得环境较佳的居所,反映丁屋只是临时的抚恤政策,并不承认原居民拥有特权。政府同时定立“限制买卖转让条款”,规定拥有丁屋的原居民如果想把丁屋出售及转让予非原居民,需向政府申请作补地价,并取得地政专员书面同意,才可进行。兴建丁屋的土地,通常是位于新界或离岛的村落或农地。根据新界乡议局的估计,拥有申建丁屋权利(俗称“丁权”)的原居民(只限男性)有24万。
1987年,政府把条例作出修订,丁屋及村屋需取得由地政处发出的豁免纸后,才可兴建。
1995年8月,香港政府曾经检讨新界小型屋宇政策。虽然根据《香港基本法》第40条规定,新界原居民的原有合法传统权益,在香港主权移交后仍然受到保护。
1997年后,“丁屋政策”依然没有被废止。中央政府把保证“丁屋政策”的继续实施写进了基本法内,使这个本具有强烈殖民主义色彩的“丁屋政策”,不再仅仅是一个行政政策,而变成了一个具有宪法地位的政策。
 “小型屋宇政策”到现在已经存在了40多年,所积累的问题越来越复杂且难以根治,且不说对于“特权”和“歧视”等问题的诟病,丁屋政策也诱使许多人铤而走险从事违法活动,如“买丁”、“制造假丁”、“作伪宣誓”等等。于此同时,丁屋权的滥用,也使得政府的信用大受影响,2001年未至2002年底时,廉政公署传唤(甚至拘捕)多名地政主任调查,怀疑他们在处理丁屋申请的过程中,有收受利益的行为。

但是,正因为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太过刻意,反倒消弱了电影的叙事效果,很多细节处理的支离破碎,甚至可谓混乱,很容易让观众失焦。单纯从叙事角度来看,远不及《窃听风云1》的酣畅淋漓与丝丝入扣。而有关丁权的呈现,随着人物关系的抽丝剥茧而淡化,最后全片只剩下对资本家无尽欲望的控诉。

一些非原居民的香港市民,质疑丁屋制度令新界原居民享有特权。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曾表示只有男性可享有丁权的丁屋政策,对女性造成歧视。

丁权和“小型屋宇政策”

《窃听风云3》终于上映,整个尖沙咀地铁站里贴满了土豪金式的推广海报,而电影的预告片,在一月前就已经惹得香江满城风雨。除了它以「公司上市广告」这一特别的预告手法令观众耳目一新外,更重要的是,它触及到了一个不可避而又不可碰的社会议题:丁权。然而,倘若观众因得之前的宣传而热血澎湃地走入电影院,只怕出来的时候,多少会有些意兴索然。

政府同时定立“限制买卖转让条款”,规定拥有丁屋的原居民如果想把丁屋出售及转让予非原居民,需向政府申请作补地价,并取得地政专员书面同意,才可进行。兴建丁屋的土地,通常是位于新界或离岛的村落或农地。根据新界乡议局的估计,拥有申建丁屋权利(俗称“丁权”)的原居民(只限男性)有24万。

《窃听风云3》借由上面这个庞大的背景展开叙事。从格局上来说,《窃听风云3》的野心要远远超越两部前作。
所以这部电影的故事包含了众多纷繁复杂的内容,由丁权所引发的利益纠纷是主线,蔓延开来的是,兄弟情、邻里情、青梅竹马情、贪婪和欲望、背叛和复仇,再加上一点点怀旧和乡土气息。
那些勾心斗角和恩怨情仇基本上就是一部发生在香港的《乡村爱情故事》。
按照港剧的规模来看,这电影的故事完全可以写成一出80集左右的电视连续剧,就其故事内核而言,如果能够扩展成电视剧,其精彩程度甚至可以比肩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创世纪》。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电影的容量有限,编剧对故土和相亲、邻里、手足、和伙伴们的浓浓深情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点到为止。兄弟之情不温不火,男女之情不咸不淡,贪婪只剩下盲目,复仇也找不到个动机,反面角色一二到底,正面角色好到没有人性。故事是个好故事,只是想说的太多,结果就是什么都没说明白。
遵循着恶有恶报的宗旨,小偷小摸的被抓去服刑,无恶不作的被立即执行,善良的人们不仅能够获得土地同时还能收获爱情。这就是这部电影借由庞大的故事传递的正能量。
同样的窃听题材,拍到第三部,无论谁做编剧都会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困境。前两部的成功就摆在那里,留给第三部的空间实在有限。《窃听风云3》聪明之处在于找到了契合时代背景的,且具有争议的话题作为大背景,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把观众们对窃听这一主题的注意力分散掉一部分。影片中的时代气息,和那种传统的人与人的交往模式,确实能让观众(尤其是香港观众)即刻感受到电影所营造出的氛围。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叙事的薄弱和剧情上满目疮痍的漏洞。
如果恰好有类似经历(对于内地大部分观众而言,经历来自于TVB),那么这电影中,人物之间的,那种看似肤浅的纠葛和牵绊会显得有点儿理直气壮。但大前提是得受过TVB的熏陶。
就电影层面而言,除了氛围和温情,这电影实在是找不出什么更加值得称赞的特点了。可喜的是这一系列可以就此终结了,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坏人都死光了,好人都幸福了,故事也就讲到这里了。

然而,或许在现实里,支持丁权的「既得利益者」与反对丁权的「非既得利益者」总各执一词,动不动抬出《基本法》与《人权法》对垒。在《窃3》中,关于丁权的讨论也只好点到为止,不破不立,给出一个「或然」的结局,倒也十分讨巧。

《窃听风云3》5月29上画,叨光早一周看了优先场,回来一直想写点文字分享,但无奈人懒,最憎打字,最爱网购,文字拖到开画第5日才发出。

香港乡村爱情故事

作为大热作品「窃听」系列的第三部,《窃听风云3》(下称《窃3》)尚算合格。相比起前两部,《窃3》有着更为复杂纠结的人物关系:

陆家兄弟中的林嘉华,在片中还卖白粉,其中他两次念诗被兄弟揶揄。内地观众或许不会太留意,但这2句诗文在香港观众中其实是有特别意思。句诗正是现实中的“新界王”发叔某两年新春在车公庙帮香港求的签文。

说白了,一切的爱恨嗔痴,最后的指责都落到了魔怔后的人心。罗永就是全片的线索和关键人物,而他两次出卖兄弟,杀人或窃听的动机,只是自己对陆三小姐的一腔热爱。陆三小姐对父亲见死不救,其一为父亲强迫自己堕了和阿就的孩子,其二为解除一直套在自己项上「男尊女卑」枷锁。陆金福兄弟等人,男村民甲乙丙丁就是一个贪字,强征同村土地,合演苦肉计骗建材偷龙转凤昧着良心。司徒光代表的外来四大家族对土地虎视眈眈,万总代表的外来资本成功「放长线钓大鱼」,至于太爷涛叔,他贪他食古不化,最后死于他对家族对地的割舍不下。在《窃3》里,所有人都是坏人,都有一己私欲。这种一反常态的论调,抛弃了正与邪的二元对立,赤裸地展现了利益集团的斗争纠葛,最惨的还是平民百姓。

新界兄弟打生打死,都是为了把本来应该用于种植的土地,变成只能在电影菲林中才能抹去那些高楼大厦。这个浪漫化的淡出,于现实是无法改变地产霸权和物欲价值对香港伤害的深入骨髓,即使是同根生长于本土的草根兄弟亦不能幸免,除非有毁灭性的外星陨石到来,不然亦无法解决贪婪观念。

Copyright © 2014 www.AKIRASTAR.com(獨孤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影是反映时代的作品,想必创作者们也希望如此。下文每段列出一些与《窃听3》现实有千丝万缕连接的关键词,一个关键词能开启一片新天空,欢迎大家有兴趣以可以去维基百科延伸阅读……

是谁令青山也变,
变了俗气的咀脸,
又是谁令碧海也变,
变作浊流滔天。」

微博有图文并茂版——

「青山原是我身边伴,
伴着白云在我前,
碧海是我的心中乐,
与我风里渡童年。

人在做,天不在看——关于《窃听风云3》背后的关键词……

然而,他却让狱友黑客阿祖帮手窃听监视了陆家兄弟。原来在他坐牢期间,陆家兄弟与涛叔因为陆国集团上市问题闹翻,陆家兄弟发动村民与涛叔对着干。曾是阿就女友的陆家三小姐,涛叔的女儿找到阿就要他帮忙打垮陆家兄弟。同时,陆三小姐背着父亲与司徒光合作,只为让陆国集团顺利上市,这样女儿身的自己才能在父亲过身后在男尊女卑的村里和集团里有话事权。涛叔不同意女儿的决定,因为这帮地产界人曾为了收购围村土地撞死他的老婆,可铁了心的陆三小姐因此对心脏病发的父亲见死不救。

合和实业主席胡应湘(就是那位投资了广深高速、广珠高速、虎门大桥等交通的商人)曾建议政府实施“丁权证券化”,让拥有兴建丁屋权的原居民,可以将发展权在市场上自由买卖,以增加新界土地供应。

另外,片中受贿的马官员,同样是对现实的一笔描摹。新界原居民转让土地及土地上的丁屋等需要政府批示,否则,政府有权收回土地。然而,很多原居民在未获政府批准及未补地价前,将以优惠价获批的丁屋资格卖给地产商获利,经发展商兴建销售「丁屋大厦」予「外人」,俗称「套丁」。在电影里,这一切因为行贿受贿高管参与被合法化。

【三条大“桥”】–关键词:谜米香港、电视风云半世纪萧若元
粤语的“桥”—指计谋、创意、点子,如:度桥(想对策)、好桥(好点子)、桥王(点子王)、绝桥(绝世好点子)。
萧若元先生对商业片的故事创作下了颇具定义的总结,商业故事常用的三条大“桥”(创意)——成长桥、时代桥、复仇桥,是可以无穷无尽创作下去的。这三条大“桥”,《窃听3》全部囊括。
 “成长桥”应了陆氏同村兄弟的识于微时到贪念毁灭;
“时代桥”应了新界发展食正政商世代,而催生出来的各种事件;
“复仇桥”应了古天乐与吴彦祖的窃听悬疑向陆氏兄弟复仇……全部切合商业电影的条件,而《窃听3》当中最吸引人的,已经不是人物的情仇生死归属,而是故事推进的悬疑,和连结现实的揭秘……

最终,阿就成功收集到了让陆家兄弟阋墙的证据,让陆永泉因贩毒藏毒被捕,促使冲动的陆永富打死与他妻子偷情的陆建波。老奸巨猾的陆金强通过放在涛叔家的监视器找到了陆三小姐弒父的证据,自以为能逃过一劫,却被阿就用撞死陆永远的招数逼到死路。陆永富突然出现为陆金强解围后将阿就、陆三小姐、司徒光等人困住后被汽车爆炸炸死,而他自己被阿祖撞向废弃车山被压死……丁权、地产、上市、集资,陆氏众人以命相搏,最终换来的,却是一场空白头的浮生梦。

【落雨收柴】–关键词:看门狗、香港将于33年后毁灭
或许导演编剧觉得前4/3观众已经脑力激荡太耗费心神,最后还是该让大家官能刺激一番,香港电影的武侠情结深入骨髓,最终还是喜欢全部势力悉数决战才能过瘾,废车场一段乱撞,导致结尾显得失控……如果换成另一种解决,《窃听3》整体应会更好。如今是古天乐陪伴叶璇玩《金枝欲孽》林保怡黎姿殉情,孙白杨陪玉莹小主葬身火海……有腐女朋友发微博揶揄“烧死异性恋”,变成呼应王敏德天生杀人狂的好笑……

新界围村的陆氏老太爷涛叔带领四个陆家兄弟:陆永富、陆金强、陆建波、陆永泉,与提供外部资本的万总合作,利用「最后的」丁权,建设丁屋大厦,名义上是为发展新界,退地政府,实际上是为了在暴利的地产项目上赚个盆满钵满。另一边,与地产界四大家族代理人司徒光合作的大地主陆永远并不赞成这一计划,涛叔便下令除掉他,最后动手杀人的,是陆永远与陆家兄弟的好友罗永就。阿就因此坐牢五年,出狱后发现陆家兄弟与涛叔带领的陆国集团已经称霸一方。

要细数《窃听风云3》背后链接现实的种种,极其复杂,亦不是每个人都有兴趣去搜寻那么多的关键词,在今日香港人政治角力纷争频繁之日出现这样题材的电影,从不同角度欣赏或者解读,已经不是单纯一部商业电影般简单。在自媒体发达时代,看官可以认为这有是一篇过度解读只期望赚眼球的屌丝影评,不论真假多少,有一种真相是已经存在,谁人亦无法改变的。

所谓丁权,指的是自1972年始准许新界内年满18岁的男性香港原居民,每人一生可以一次无需缴付地价,建造一座最高3层,每层面积不超过700平方呎的丁屋的权利。该政策被称为「新界小型屋宇政策」(New
Territories Small House
Policy),自港英政府延续至今。在现实中,丁权问题颇为棘手,牵涉到人权、平等、土地、城市发展等社会议题,电影中涛叔的那句「丁屋系时候了断」撩拨了不少港人的神经。《窃听风云3》的故事,正是围绕着「丁权」这两个字而展开,它虚构了一个「可能的」丁权问题解决方案,然而这个方案的背后,却是资本入侵对在地人的鲸吞蚕食。

1973年制订的《差饷条例》则规定在乡村范围内的屋宇,包括丁屋,可获豁免缴交差饷。1987年,政府把条例作出修订,丁屋及村屋需取得由地政处发出的豁免纸后,才可兴建。

起承转合差强人意,丁权讨论隔靴搔痒。尽管电影有着不错的立意,然而在庞杂的线索中被层层削弱,让人有种难忍的失落感。其实《窃3》里论及丁权的地方并不少,比如陆三小姐需要面对的土地继承权「传男不传女」,在现实里,新界女原居民没有丁权,然而新界的男原居民到了十八岁就自动享有丁权,因此一些已移民或海外出生的男原居民会回港领取身分证申请丁屋,反而女原居民,即使留在村中,也没有丁权。这也就是为什么,片中那些男青年,愿意为了三十万雪花银出卖丁权,得来太易,必不受珍惜。正因为这一荒谬现象,许多人认为丁屋政策违反人权,盼望废止。

既然是表演,自然要下功夫才有戏味,这类演员在语言下了功夫的港产片,建议内地观众也应尽可能选择看粤语,才能没浪费了电影的味道。

忽然想起《魔警》里,年幼的阿祖会烧死张家辉饰演的警察,也是因为阿祖的父亲在保护土地的抗争里间接因家辉而死。香港的三位优秀电影人,不约而同地在电影里展现了土地这一议题。在《窃3》中,借周迅之口说道:「土地不是用来买卖的,是用来种的。」最后阿祖听进去了,在买来的地里侍弄作物。然而早已被横流的物质冲刷殆尽的你我,又是否能静下心,想想《风云》里的誓约是否已失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