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澳门官网网址续――《肖申克的救赎》与巴塞罗那综合症

by admin on 2019年4月21日

   这些天忙着上课,也忘了到“豆瓣”上逛逛,今天上来一看,让我大吃一惊,初次“登台”,自己应着兴致写的一些感想,竟博得众热心豆友的此般“捧场”,甚是感激!
    也许文章写得有些随意,在逻辑思辩上难免有欠妥之处。但我得对我的思想和文字负责,为了让观点阐述更为详实,也为部分豆友释疑,在此做一些拙劣回应。
    的确,很多东西我们无法改变,也不会因为我们而改变,只有人去适应环境,从来没有环境来适应人。但我们必须明白大多数环境却是我们人自己创制的,少数的创制环境的人或群体本着自己的利益考量来约束大多数人,也许我们知道这些依然无济于事,但这并不表明我们没有必要去知道,正是我们知道了,我们才有意念去争取肖申克式的“救赎”,记得片中老瑞德(摩根•弗里曼饰)还有一段话“有些鸟是不能关在笼子里的,它们的羽毛太漂亮了,当他们飞走的时候,你会觉得把他们关起来是种罪恶。”所以我们有必要并且必须知道我们是不是被“关在笼子里”,这个“笼子”(体制)不一定仅仅是宏大的社会,也许还包括我们工作的单位、订阅的报纸、宣扬的思想等等,所以当我们把孩子送进学校的时候,当我们的社会每年为高考而疯狂的时候,当我们学习某某领导的讲话或精神的时候,我们也许都在被关进某个隐形的“笼子”(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不过,就跟安迪一样我们当中的一些人选择了“救赎”,像人大的张鸣,《往事并不如烟》中的储安平、罗隆基,《窃听风暴》中的特工魏斯曼。但大多数人都会某种程度地陷入“群体性无意识”或“群体遵从”(社会学概念),和平的年代我们不在乎,但是到了动荡的年代我们就极可能被体制背后的人所操纵,成为《乌合之众》中的“群氓”,回想祖国母亲生命历程中的种种运动,罪恶不是某个领导人一人铸就的,其直接的推动者或践行者就是一些“体制”中的人,因为他们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他们只生活在一种可能当中。
   我们似乎也只生活在一种可能当中,所以《走向共和》在某个领导的话语权下成了禁片;所以在豆瓣上搜不到唐德刚的《新中国三十年》;所以小学中学的时候我们背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于是有了龙应台的《(不)相信》;所以我们的单位、学校每天都有如此多的“精神”要学习;所以《南方周末》换帅了《市民》被腰斩了。但当我们遇到老外的时候,却总要辩解我们的生活是幸福的、我们的教育是先进的、我们的政策是英名的,就像《骇客帝国》中Neo第一次看到他所生活的世界的真相时的样子,有的时候“被奴役着却以为自由着”(《走向共和》孙中山语)(不过今天“奴役”这个词应该换成“控制”)。
    也许整日为了生活而奔波的现代人,会觉得这些都是“肉食者”的“远谋”。知道也好和不知道也好,我们依然存在着、活着。但是记住“人权决不仅仅等于生存权”,如果我们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没有一点点越狱(《Prison
break》)意念,我们就会像《活着》(余华著)中的富贵一样,一生承受着时代和命运的煎熬。再看看《亮剑》(要看都粱的原著而非电视剧)中的李云龙“几十年的流血拼命啊,就他娘的落个这下场?我操他娘的,这叫什么‘文化大革命’啊?这是作孽啊,伤天害理啊……共产党出奸臣啦,老子不干啦,老子回家种地去……
”,最后他“食指猛地扣动了扳机”饮弹自裁,在“作孽”的体制面前他没有选择活着,因为人不仅要活着,而且要活得体面而有尊严,他决不知道什么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但他有天生的免疫力(就像他并不知道拿破仑,但却知道“集中打击”的战术)。当然这绝无让大家效仿之意,毕竟时代不同,“救赎”的方法各异,并不要求大家像”陶渊明隐居深山”,也不要求大家消极的“逃避”,要的仅仅是,大家知道一些主旋律之外的音符,“不肯把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肯把别人的眼睛当眼睛”(李敖《胡适研究》)。
   “你曾经作过这样的梦吗,你如此肯定的东西是真的吗?你是否能从那样的梦中醒来?你能分辨出梦境与现实世界的区别吗?”(《骇客帝国》)。
   当然《肖申克的救赎》还有很多种品味的方法,值得咀嚼的东西还很多。比如说友情、信念等,以上只是个人的一些拙见和引申,仅为影评,非为政论!希望各位豆友喜欢。

当生活摆了你一道,你该怎么办?认命,或者是抗争?

无论你身处什么样的境况,都不要失去希望。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即使是上帝也不行。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在于后人不断品味以后仍可历久弥新。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便是这样一部电影:摄制于上世界90年代,时至今日已有20余载,但仍未失去品味与解读的价值。每次重新观看这部电影,得到的认知或是体会亦有细微差别,或与观看的心境有关,或与审视的角度有关。无可否认,这是一部饱含多重意义的电影,其中蕴含着深厚的哲思。
当谈及电影内容,这兴许是老生常谈,但老生常谈并不代表谈论的内容既已失去了价值。影片讲述了成功的银行家安迪被指控故意杀害婚后不检的妻子,经法院判决后锒铛入狱。在肖申克监狱中,他受到狱内监犯的欺辱,同时还要经受住监狱长的“折磨”。期间,安迪与瑞德和几个朋友逐渐熟识,而他的朋友也逐步帮他度过一次又一次困境。影片末尾,安迪苦心孤诣,在漫长的监狱生涯中用一把微不足道的锤子挖开了越狱之路,通过此前精心的安排,他已全然换取了身份,并将监狱长的“黑账”送交司法部门,而瑞德也如其所偿前往小岛帮助他经营旅店。
一次又一次的品味,影片的几个镜头甚是引人深思。譬如,瑞德置身于偌大的监狱活动广场,身旁围聚了熟稔的朋友,双眼远眺监狱外的世界,虽自言自语但意味深长地说道:“These
walls are kind of funny like that.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s, gets so you depend on
them”。这一台词与画面定格于脑海中,久而挥之不去,是因为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传达出的“highly-institutionalized”(高度制度化)在瑞德口中得到了深刻体现。此外,当安迪逃出肖申克监狱,监狱长领人前往搜寻时,我们已经看到监狱长打开藏有
Andy
凿石锤的《圣经》,翻至那页正是《出埃及记》。这个章节详细描述了犹太教徒逃离埃及的过程,甚是意味深长。另一个镜头亦意义重重。当监狱长得知自己的贪污行径遭安迪揭露检举,警察逐步逼近而自己亦将沦为阶下囚,他扳动了手枪,子弹从下颚直穿整个脑袋,画面甚是难堪。当他来回在办公室内走动,百般焦虑思考如何应对警察的抓捕时,影片勾勒出的人物形象甚是生动:贪污数额巨大的鉴于长官,此前趾高气扬凌辱犯人,又何曾料想到自己亦会与他们同流合污呢?
《肖申克的救赎》善于运用讽刺的手法。安迪出身于中产阶级家庭,自小受中产阶级文化的熏陶浸濡,接受高等教育,并成功地成为一名卓越非凡的银行家。在黑暗的监狱中,他潜心学习,帮助监狱图书馆的整体运行,并最终接管了监狱图书馆,成功筹得政府拨款兴修图书馆,获得监狱长的赏识。正是这样的对比:阴森黑暗的监狱与杰出卓越的安迪,形成了一种冲击感。甚有讽刺意味的是,安迪成为监狱长的账目会计以后,一天他遛入了广播室播放了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Le
Nozze di
Figaro),位于监狱活动广场的人们停下手中的事情,久驻原地望向广播喇叭,广场一派和睦高雅的气象:莫扎特的乐声铺洒在这些人们身上,来自俗世的美妙音符似乎将他们都濯洗得纯净无比。而与此形成对比,监狱长领着一波监狱官员困在广播室之外,恼羞成怒地大喊大叫。可以说,《费加罗的婚礼》体现了电影最为高雅的一个维度:在监狱中希冀救赎,在沉沦中渴求解脱。这与“向死而生”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
另一个常被谈及的理念维度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众所周知,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或称斯德哥尔摩效应)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与影片中的“highly-institutionalized”亦有相似之处。从某种意义上说,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形成,同样贯穿于“体制化”之中。“体制化”是著名电影《肖申克的救赎》(Shawshank
Redemption)演绎的重要概念。监狱的图书馆管理员布鲁克斯,兢兢业业管理着图书馆,历时数十载,在肖申克监狱贡献了自己的一生,然而被保释狱外以后,他恍然觉得自己对监狱产生了“依赖感”:在监狱内他是个受人敬重的图书馆管理员,然而在监狱外的世界,他只是个有过前科的不起眼老头儿。他跟不上时代的变化,在监狱度过的大半辈子使得他被主流社会排挤为边缘人士。他,想重回肖申克监狱。正如瑞德所说,“一开始你憎恨它,接着你习惯它,而最后你已离不开它”。肖申克监狱彻头彻尾改造了布鲁克斯:从一个锒铛入狱的犯人,心中满是仇恨;接着得过且过,亦步亦趋地生活;最终饱受离开监狱的折磨,发现已对监狱产生了深深的依赖。
身为外人,难以体会这些罪犯的心路历程,但电影展现出来的剧情足以令人感同身受。与其他人不同,安迪并未向“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妥协,并未向肖申克监狱妥协。他并不如其他的罪犯一样,高度依赖于监狱的一切。正好相反,他利用小锤子历经十余个春秋,成功挖开了越狱之路。安迪这个人物形象体现出来的不仅是不屈不挠的与命运抗争的精神,还是一种对“体制化”的抨击。固然存在着体制化,可是正如《飞越疯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coo’s Nest)中说的那样,“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安迪的伟大之处,便在于他超越了这种本性,在它上方数万英里高空的地方,用人类的理性俯视着这一切。典狱长的冷酷,狱警的残暴,“三姐妹”的兽欲,他当然从心底里反抗。他的抗争看起来如此虚弱无力,但却如此又坚定持久。
瑞德所说的“一开始你憎恨它,接着你习惯它,而最后你已离不开它”,在这个句子中,它可以抽象化为许多形而上概念。肖申克监狱代表着固定化的体制,代表着束缚人心的既有观念。将这个情境放诸四海仍皆准:比如中国教育体制,应试教育并非好事,但国民早已适应了它,并难以割舍这份依赖感。从这个维度进行思考,我想“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作为客观事物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映入不同观影者的脑海,这些人所产生的主观映像亦有如万花筒般形形色色。于我而言,安迪与布鲁克斯这两个人物形象代表着社会上两种截然不同的人:前者敢于打破旧有体制,针砭时弊;后者顺从于命运安排,随波逐流。然而强者终究是少数。自由面前,更多的人们纷纷选择禁锢。大多数人都会某种程度地陷入“群体性无意识”或“群体遵从”(社会学概念),和平的年代我们不在乎,但是到了动荡的年代我们就极可能被体制背后的人所操纵,成为《乌合之众》中的“群氓”,回想祖国母亲生命历程中的种种运动,罪恶不是某个领导人一人铸就的,其直接的推动者或践行者就是一些“体制”中的人,因为他们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他们只生活在一种可能当中。
从不同种评析角度而言,《肖申克的救赎》历久弥新。题材取自斯蒂芬·金《不同的季节》中收录的《丽塔·海华丝及萧山克监狱的救赎》而改编成的《肖申克的救赎》剧本,本身此部小说已是上乘之作。至于剧情,大多观影者甚是难以预料到安迪苦心孤诣挖通越狱之路这一情节。影片埋下的各种伏笔,比如监狱长的贪污行径、瑞德受安迪委托前往一偏僻处挖掘藏物等,都使得剧情更加饱满丰盈。人物形象刻画尤为突出,布鲁克斯这一图书馆管理员的高度依赖监狱,安迪矢志不渝逃离监狱的决心与意志,一手缔造肖申克监狱的监狱长自杀而终结生命,瑞德默默地经历了这一切更像是一置身之外的旁白者。
优秀的电影在于荡涤人心,引人深思,由浅入深而娓娓道来,启发观影者思考不同层次、不同方面的人生命题。此为《肖申克的救赎》。Busy
for living, or busy for
death。步履匆匆的人们也许应该偶尔驻足,跳出来看看自己的模样。我们终会知道,习惯于服从规则的人们将付出巨大代价来习惯本来属于每一个个体的自由。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帝,如果你都放弃了自己,还有谁会救你。

《肖申克的救赎》一部被各大奖项提名了很多次,却在好多年后才拿到奖项的,电影史上排名第一的电影。

电影的名字叫《肖申克的救赎》,肖申克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谁救赎了肖申克?

肖申克监狱,一个臭名昭著的地方,人世间的罪恶都集中在了这里。重刑犯、比重刑犯还没人性的狱警。重刑犯被关押在肖申克,似乎是罪有应得。这里的狱警从没把犯人当人看,狱警借着正义的幌子,肆意侮辱摆弄着犯人。一旦进了肖申克,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

安迪或许是天使,被上帝安排下界,就是为了救赎,救赎这地狱般的肖申克。

安迪是一位银行家,因妻子出轨被杀案,被误判杀人罪,关进了肖申克监狱。安迪本来有大好的前程,却因为律师的“正义感”,被条条线索,捆进了监狱。肖申克,一个不属于他的地方,一个他想不到有多黑暗的地方,一个想要改变他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